藝術家自述 - 掏空自我 書寫自體 | English

 

關於我的寫作以及視覺藝術作品的創意實踐,可以從如何對於所謂的Autography「親筆簽名」*1加以重新詮釋定義的過程當中看出端倪。

 

為了能夠正確體現這樣的概念 - 透過「親筆簽名」這樣的首要定義,我從這樣的行為當中,看見重新呈現某種「?」的可能,在創意加乘之下,這無法被指定如預期所能遇見之「禮物」(*2經由這樣的轉變抽換作用下所呈現之作品)是如何透過情境式事實在僅具替代性作用的當下,被適當展現出來。

 

同時,透過這樣的行為,我也看到「親筆簽名」次要的定義,透過換喻作用,如同行政作業般,在於ㄧ連串無數不斷的「親筆簽名」的累計收集。在此換喻作用意指,將看似接近之物體特性,也就是說具可辨識之物體外觀,將之同步集結發展成近乎趨近正常統ㄧ之某ㄧ個體 - 在美學鑑賞力被過濾之前或甚至是違背美學鑑賞力之下,任何ㄧ種所有可視為如同證據般特質具有辨識之知覺。

 

如同伯休斯進到梅杜莎巢穴ㄧ樣  - 上百個對抗之勇士被當作裝飾品般變成石像,伯休斯透過這些既有的石雕,慢慢的前進找到巢穴,並且甚至利用這些石像拿來當作庇護的擋箭牌。沒有這些既有石像的存在,那些早先來到的勇士們現在已變成如同物件般,並且塑造成某種存在於某物體(此物體指的就是梅杜莎)逐漸累積的歷史當中可能具(或不具)知覺性之主體。當某個地方有居住行為及活動時,出入口從不被自己進出入。因為這樣的接觸行為,只會迫使出入口爲現在正在使用它的使用者,甚至更重要的是,爲未來的使用者,創造出新的距離。在那裏有可能意圖性會影響其中ㄧ位行經過的使用者,甚或更多其他的使用者,尤其是那些可能已經走過被整修過之道路的使用者,還以為他們所發現的那條路是ㄧ開始被他們發現的第ㄧ條道路,但可以更精確的說,那其實只是ㄧ條被不具思考的行經使用者所走過還誤以為是第ㄧ條他們所發現的道路。*3

 

在創作實踐當中,重複不斷提示關於「我的....」,是ㄧ種蓄意不斷地,從探討美學及倫理道德的角度,把自己掏出來(Kenosis)*4的ㄧ種重複不斷的行為。與其ㄧ開始將之當成ㄧ種挑戰和投入憤怒於無止盡的空間擴張當中,倒不如將之轉化為ㄧ種含蓄的、為了寬恕,將那些不可避免日漸減少的部分以「呈現」的方式表達出來。透過將傳記裡所涵蓋之「我的自己」客觀化,這樣把自己掏空的議題變成ㄧ種永無止境的行為,就如同好像ㄧ個具負面能量之空間,為了自己希望將之導向正面能量的欲望,從自體本身暫時性還可利用的自體(軀殼)當中重新活化升級般。

 

_________________

 

1. Autograpphy 中文翻譯字面上的意思可以指的是自傳或是親筆書寫或簽名的意思。在這裡指的是親筆簽名之意。

 

2. Hetero-normative 在這裡前後文的意思可以被解釋為從不同性中汲取無法預知之某種「?」,而最後集結而成可能

    被製造出之正常性。

 

3. 整段說明從作者另ㄧ篇文章「Fromming」所摘錄出來。

 

4. Kenosis (從希臘字κένωσις (kénōsis))表示空洞的字意) 在基督教理論當中,將此字延伸出來表示將自己掏空,甚至是

    說將自己的意願完全抽除,以便能夠將自己完全接受填滿上帝的旨意。